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空难

  “别动,把腿张开!”

  当我用一根细柴棒把吸在赵爽大腿内侧的水蛭烫下来的时候,那个妖精居然扇了我一巴掌。

  “张总,他对我耍流氓!”

  下身只穿着黑色蕾丝花边短裤的赵爽一下子扑到我们公司副总的怀里,指着我骂道。

  “妈的,明明是那条大水蛭占你的便宜好吧?”

  我差点张口骂出来。

  不过,我已经没有时间跟她治气。

  借着飞机燃烧的火光,我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因为我感到这个岛有些说不出的怪异!总觉得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一样。

  “陈长生,你把衣服脱下来给赵经理!”

  张副总愠怒的瞪着我说。

  刚才在逃离的飞机的时候,赵爽被安全带卡在腰上。

  而坐在她旁边的张总早就抢先跑了,赵爽狼哭鬼号的揪住我,我扯了她几下没扯出来,发现她把安全带当成收腹带了。

  而她的牛仔裤腰上一个装饰带扣正卡在安全带扣上。

  这时飞机已经起火冒烟,我在无奈之下,才把她的裤子解开,把她像剥笋一般拽出来。

  现在赵爽完全忘了是我把她抱出来的,倒反咬我一口,我气不打一出来,回怼了一句,“为啥?”

  张总没想到在公司一直老实巴交的我居然敢和他犟嘴,张口半天才说了一句,“小陈,现在公司就剩我们三个人了,遇到空难这种事情,我们更应该互相帮助才对嘛?”

  “张总,我也冷,要脱衣服,你脱吧。”

  我冷笑一声说。

  不是我小气,而是我对张总和财务主管赵爽早有嫌疑。

  张总本名叫张存义,四十多岁了却老不正经,借着工作之便勾搭上了大学毕业来公司实习的赵爽。

  表面宣称是收了赵爽当“干女儿”,但别以为我没文化,“干”可是多音字。

  一次我去取财务报表,不巧正撞见他们俩在办公室里做那种龌蹉事情,赵爽还一口一个爸爸的叫。

  打那时候起,我在公司就一直厄运连连。

  卡着金丝眼镜,一副笑面虎模样的张副总不时给我小鞋穿。

  要不是我是业务骨干,恐怕他早就把我开了。

  这次公司去非洲开拓业务,也是张副总指名让我去的。

  而公司原定让我去欧洲市场。

  “你……”张副总刚想冲我发火,这时,燃烧的飞机忽然嘭的一声爆出一团大火球。

  “不好,飞机要爆炸了!”

  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飞机坠毁的地点是在一片原始丛林里。

  我们从应急滑梯上跳下来的时候,由于紧张害怕,所以一心想离起火的飞机远一点,结果和其它幸存者跑散了。

  张存义听我一喊,扭身就往树林里钻去。

  只剩下赵爽留在原地尖叫。

  我也想尽快离这里远一点,毕竟我能从空难中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既然老天爷重新给我一条命,我当然要好好珍惜!“陈长生,别扔下我呀!”

  赵爽见我也跨进树林里,也跟着往树林里跑,却被藤蔓绊住,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急得哭叫起来。

  我猛然想起,这个娘们儿现在不仅没裤子,连鞋子也扔飞机上了。

  在这原始丛林中,没有鞋是寸步难行。

  我本来想不管她,但心里实在过不去。

  于是返身又跳回来,趁着她扑我的时候,一弯腰,直接把她扛了起来。

  大概是大头冲下的姿势实在难受,赵爽两腿踢蹬着还想挣扎,我气的低吼一声,照着她肥腻的大屁股狠狠拍了一下。

  “你要想死,别拖着我!”

  赵爽也意识到危险,她双手紧紧拽住我背上的背包带,任我扛着她跳进树林里去。

  我身高一米八三,在大学时是体育生,大三的时候又参军当了三年兵。

  即便现在工作了,闲暇时也经常去健身房锻炼。

  没想到在这种紧要关头,我的身体素质帮助了我。

  当身高腿长的我扛着赵爽跳过一片灌木丛。

  冲进茂密的热带丛林中的时候,我身后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飞机燃起的大火照亮了半个天空。

  爆炸的冲击波把高耸入云的树木摇的哗哗直响,飞溅的火球落在树上和草丛中,犹如点起了无数个灯笼。

  不时有折断的树枝从我们头上落下!“好险!幸亏有树木遮挡,否则我们没个跑!”

  我随手将赵爽放下,抬手擦了把冷汗!“吓死我了!陈长生,谢谢你救了我!”

  赵爽被眼前的情形惊呆,好一阵才带着哭音儿说。

  “你们没事儿吧?”

  这时,树林里哗啦啦一阵响,张存义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惊恐的问。

  “哼,放心,我没有你也死不了!”

  赵爽想起刚才张存义丢下她自己逃生,狠狠的咬牙说。

  “小赵,你别意气用事,刚才我也是心急,这不是马上过来找你了么!”

  张存义有些尴尬的说道。

  毕竟是互相利用关系,赵爽当初也没指望着张存义能娶她,她只想从他身上弄一笔钱。

  或是尽快在公司往高处爬。

  虽然对张存义不屑,但她也没闹。

  “你是不是应该把衣服给我?”

  赵爽冷冷的对张副总说。

  “好好好,宝贝儿,我刚才就想给你了!”

  而为了弥补和小情人的关系,张存义犹豫了一下,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想给光着两条大白腿的赵爽围上。

  “还有鞋!”

  赵爽恨恨的说。

  这时她已经对张存义的嘴脸看得清清楚楚,已经存心折磨他了。

  “你要我鞋干什么?

  你又穿不了?”

  张存义一怔,强忍不耐的说。

  “你不说我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吗?

  我现在就要你的鞋,我光着脚呐!”

  赵爽见张副总不肯脱鞋子,耍起了脾气。

  在这热带丛林里,没有鞋简直寸步难行。

  张存义终于露出了可憎的嘴脸,“小赵,这只是一场空难,我还没死呢,早晚会有人来救我,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吗?

  你为我做什么啦!我的脚都扎坏了……”赵爽见张存义不肯脱鞋子,连衣服也拎着不肯送来,绝望的尖叫道。

  我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种群众们喜闻乐见的撕逼情形上,因为我感觉到了一种危险临近的紧张,“快走!”

  下一刻,我忽然一拉赵爽,身体向后退去。

  同时顺手捡起一根酒杯粗的树枝当防身武器。

  张爽随着我的目光往树冠里一望,吓得妈呀一声,缩进我的怀里。

  借着飞机爆炸燃起的火光,只见一团巨大的黑影正蹲在我们旁边的一颗树上,两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们几个。

  “这是猩猩,还是狒狒?

  怎么这么吓人?”

  我谨慎的盯着那只长着马脸的动物。

  不管是猩猩还是狒狒,这些东西在动物园里完全没问题,可是我们现在是在热带丛林里,!这些野生的家伙攻击性很强,别说狒狒都是一群群的,就单单这一只,我都够呛能打过。

  那只狒狒显然并不在意我手里的木棍,而是用眼睛贪婪的望着我怀里的赵爽。

  微张的嘴巴露出一口锋利的獠牙,似乎下一刻就会跳下来撕吃那个露着肥白大腿的女人。

  “哎呀,这是什么东西?

  陈长生,你快点赶走它!”

  这时,张存义也发现了那头畜牲。

  他惊恐的向我这边跳过来,想要拿我当掩护。

  大概他的激烈行为惹恼了那只狒狒,它那双轮动的血红眼球渐渐露出残虐的神情。

  “哇——”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这畜牲直接从树冠上跳下来,扒住了张存义的背部。

  我不用想也知道这只足有四五十斤重的狒狒要是居高临下跳到身上会有多大的冲击力,更别说它的牙齿脚爪的伤害力。

  “救救我,救救我!”

  张存义一下被砸倒在地,他一边挣扎惨叫着一边绝望的伸手向我求援!“嘿,滚开!”

  我一面用身体护着赵爽,一面冲那只狒狒晃动着手里的木棒。

  那只狒狒把眼睛转向我,长满蓝色短毛的脸部抽搐着露出尖利的牙齿!“别过去,它会咬你!”

  赵爽拼命拖住我,急切的喊道。

  我知道她不是关心我,而是怕我连累她。

  被这玩意儿抓伤,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足以致命。

  所以我终究没敢过去!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不知什么动物发出来的沉闷的叫声。

  那只狒狒不情愿的扭过身,拖着已经晕过去的张存义一下窜进暗夜的丛林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