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9章 京都三公子(2更)

作品:九重华锦|作者:莫西凡|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4 08:57:10|下载:九重华锦TXT下载
  “大小姐这意思,即便是败痨之症也能治?”

  “能,不过的费一番功夫。”林霜语不管洛大夫神色如何激动,依旧淡定自若的应着,她今日还有一事,求这洛大夫帮忙才行。

  洛大夫听闻此言,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似是不信,盯着林霜语又是一句,“那大小姐所言的阡陌之症,也能治?”

  他行医大半辈子了,看的医术也不计其数,还真为听过这病,不过愿闻其详。

  “也能,不过更的费工夫。”

  “当真?”还是不太信,也难怪,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要人相信她医术多高深,实难让人信服。

  “洛大夫且坐,听我一言,看对与不对。”

  有时候,解释没用,想要人家信,只有凭实力,林霜语不急不缓,将林宏图从小到大的病症一一详说,这些,她或许可以打听到一些,但是其中病势变化,不可能说的如此专业如此细致。

  包括林大夫用药的用意,每一味药的考量,再见林宏图这段时间的变化细细说来。

  最后,将阡陌之症的出处和与败痨症的区别也一一分说,说到最后,落大夫是真的坐不住,直接站起来原地来回走了。

  一边走,一边将林霜语的话从头到尾理了一遍,他今日给五少爷看病的时候,就觉得身子有些变化,是比以往要精神些,人的精神好坏,由内而外,内因为主,精神再好,身体若有情况,是会受影响的。

  按大小姐说,她已经换了方子一段时间,也就是说,有疗效。

  那也就是说,他之前的诊断是错的,幸而这两种病症极为相似,才没铸成大错,从大小姐说的这些来判断,大小姐绝非胡说,而且对医术之道颇为精通,难道,当真是自己诊错了。

  这世上,真有大小姐说的阡陌之症。

  “洛大夫无需纠结,不论是医术还是其他,都是无有止境的大道,若是按你所诊,如找不到你口中的路神医,五弟最多不过三载左右的光景,何不让我以阡陌之症来治治?索性,两种病,相差不大,我的药方也无碍。”

  对,药方他看了,确实无有大碍,只是药效侧重点略有不同,落大夫捏着药方,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转身看向林霜语,拱手道:“可能请教大小姐,败痨症的医治之法。”

  这些年,他一直在研究这病的治疗之法,只是一直都达不到效果,突听闻有人说能治,即便对方是个十来岁的女儿家,他也不耻下问。

  治病救人,为医者,命大于天,更何况这点老脸,算不得什么。

  人敬你,你敬之...

  “洛大夫无需如此,我等后人,不过都是拾先人牙慧,若是大家都不藏私,互通所长,或许,咱们也能留予后人可拾的东西,洛大夫是位好大夫,霜语告知无妨,不过...霜语有个小小请求,还望洛大夫成全。”

  她没想着留一身什么绝技,这些东西,多些人知晓,尤其是这样的好大夫知晓,是好事,相信,她娘若知道,也会同意。

  “大小姐一席话,洛某惭愧,大小姐有话尽管吩咐,何来成全。”洛大夫此刻,再无法将眼前的林霜语当一个与她同龄的小姑娘看待了。

  就她说的这些话,便让自己都有些愧色,林家的大小姐,今日算是让他开了眼界。

  也难怪,这大小姐能得老太爷爱重,此等胸襟,便是少有人能及啊。

  “我不光可以将治败痨症的法子告知洛大夫,还可与洛大夫共讨阡陌之症的治疗之法,但是...请洛大夫依旧为五弟看病,所有药方皆由洛大夫开,我便接洛大夫之便了。”

  洛大夫一听,立刻明白林霜语的意思,起身,连忙摆手,“使不得,无劳不敢居功。”这明明是大小姐治,怎能他来开方,往后治好了,岂不是他占了大小姐的功。

  大夫的方子,那就是依据。

  “洛大夫,这世道,女子不易,还望洛大夫能体谅一二霜语的难处。”

  一句话,愣是让洛大夫闭了嘴,缓缓坐下,似是明白了林霜语所求因何,是啊,女子有此大才,传出去,怕是颇多是非。

  尤其还是个尚未婚配的闺中女子,这世上,女大夫本就不多,有也是一些走街串巷的铃医,或是祝巫,正如刚才大小姐说的,这世道,女子不易。

  其实,到没洛大夫想的如此复杂,林霜语只是单纯的不想太多麻烦上身而已,她也没想着,将来悬壶济世什么的,若非是林宏图,她恐怕只当不见了。

  “洛大夫、大小姐,怎说了这么久?”大太太来时,见两人好似还在说着时候,有些好奇便开口问了。

  “在说五弟,洛大夫说,五弟的病有好转,他已想出治疗之法,说的正高兴,就多说了几句。”

  林霜语干脆来一招硬的,她相信,洛大夫会配合的。

  大太太就停在原地,都不知道该用哪只脚走路了,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洛大夫,没有出声,因为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看着看着,眼眶就湿了,眼泪是怎么也收不住就直往下掉。

  她等这句话,等的太久了,她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了。

  看着这样的大太太,落大夫骑虎难下,再看林霜语略带狡猾的目光望着自己,无奈只好朝大太太点了点头。

  “大太太切莫激动,且听我说,洛某只是寻了一个新法子,还待进一步试试....”别说没听过的阡陌之症,就是败痨症,他也束手无策,那敢说什么能治好的话,只能模棱两可的回应一句。

  但是,有这一句话,大太太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当着林霜语的面直接就要给洛大夫跪下,“洛大夫,您是仁医,您说这话,定是有几分把握,哪怕只有一两分,奴家也求您一定要给稚儿试试。”

  “使不得使不得,大太太放心,洛某一定尽力。”说完,免不得扭头看了林霜语一眼,这事闹的。

  “大太太,别吓着洛大夫了,洛大夫也不是外人,跟咱们家这么多年交情了,这些年,一直照顾五弟的病,你就放心吧,快起来,刚才洛大夫已经跟我说了,以后,我会照顾五弟,五弟一定会好起来。”

  林霜语终于动了动,起身扶着大太太,顺便借由洛大夫丢下一句话,往后,她要为宏图治病,也有个由头,大太太也就能配合一些,省去不少麻烦。

  “真的?会好起来是吗?”

  “对,会好起来。”、

  洛大夫干脆闭嘴了,什么话都让大小姐说了,这下,他不配合都不成了。

  希望,真如这大小姐说,能治!

  “大太太,我懂些医术,比府上的丫头好使些,你去前头看看,约莫也说的差不多了,我再听洛大夫叮嘱几句,放心吧,这有我。”

  大太太高兴的不能自主,林霜语说什么便是什么。

  “好好,我这就去看看,大小姐,辛苦你了,若是我儿没事,我一辈子感激你。”这话是真心实意。

  “大太太言过了,一家人,宏图是我弟弟,理所应当。”

  “对对,瞧我,不说见外的话,是我糊涂了。”心里记着就好,大太太这会,对林霜语是一万个感激。

  大太太直到离开,还有些不太敢相信,直到看到洛大夫再次点头,这才轻飘飘的离开,她的稚儿有救,有救...

  没错,一定是的,天无绝人之路啊,上次普智大师不也说,稚儿前途无量,有钱途,怎不是个长寿的?一定是的。

  “大小姐可是为难我了。”

  林霜语听出几分无奈,朝对方欠了欠身,“您也见着了,霜语也是出于无奈。”

  “此事,洛某代为开个药方没问题,但是...一定要与老太爷说明。”这是原则问题,而且,自己诊断的症状与大小姐不同,现在要换方子,这么大的事,不能含糊。

  “明白,与老太爷,洛大夫该怎么说便怎么说。”

  她只要大太太这以后行事方便罢了,这没个人的性子不同,大太太这,直说会适得其反。

  “那老夫去见见老太爷。”

  “我送送洛大夫。”

  “不必了,大小姐留步。”洛大夫连忙出声,这前头谁知道那几位公子是不是走了,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那个云二公子说话,可是有些不太妥帖。

  林霜语领了好意,从善如流,目送对方离开,便带着大双回海棠居。

  大双早已惊的下巴要掉地了,乖乖,这小姐还有高深的医术?不得了,要不要告诉主子,还有,主子好似有些日子没来消息了,哎,也不知京都情况如何了。

  “大双,可知道刚才那位罗大公子是哪家的?”

  梅先生的书童,有点意思。

  刚才,她能轻巧喊一声师哥,一是没什么大不了,二是想着,宏图与这些人接触接触,也没坏处,在有些日子,林家怕是就要回京都了,对五弟来说,他的确是博览群书,这个年纪,已算是博学了,但是,这些年,出门太少,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才能学会如何辨认。

  京都是个大池子,颜色太杂,眼界的开阔些才好。

  那孩子的性子,是招人稀罕的。

  “能与云都侯府那般熟练的,好似只有罗阁老家的大孙子罗天佑,京都三公子之一。”

  那还真是来头不小,阁老的孙子给梅先生当书童,梅先生才是真的不可小视,也是,一个教书先生,家中所用之物,极尽奢华。

  暖玉铺地,就是宫里,也没这般铺张,还有那院中石桌,如果自己没看走眼,该是西贡山的千年花石,风吹不蚀,日晒不热,常年恒温。

  “说说看。”

  “说...三公子吗?”还是罗天佑?

  “随便。”

  好吧,感情就是随便听听,那她就随便说说了,“京都三公子,分别是墨家的墨清简、再就是前头两位,云胤杰和罗天佑。”

  “继续!”京都三公子吗....一天见着两,还真是荣幸之至。

  “墨清简公子德才兼备,呼声最高,据说,是京都最佳乘龙快婿人选,云都侯府,富家天下,云二公子风流倜傥,生的一副好相貌,出手阔绰,腹有诗文,喜欢的东西,少有失手的,很讨姑娘们的欢心,传闻...曾有女子,当街为其大打出手;至于罗公子...恰恰相反,京都女子,多是避而远之,好似多年前,当众打过女人...但是,这位罗公子家大势大,最重要的,写的一手好字,还擅谋略,京都走马魁首。”

  走马,与迷宫类似,但是要复杂许多,很多走马图,都是根据排兵布阵演变的,所以,没有一定本事,进去,出不来。

  是贵家子弟很喜欢的一项娱乐活动,每年,京都都会有一场走马较量。

  听着,这三公子里,好似只有墨家那位还算正经,也是,墨家家风,一向如此不是吗?

  林霜语嘴角衔着笑,眼中却是渐渐生寒。

  见小姐不开口了,大双便闭嘴不说了,其实,就是大家这么个叫法,也没什么特别的。

  “云都候府在淮安的亲家当真是二公子的外祖家?”若是淮安还有这么个大户,早就是趋之若鹜吧,回来这么久,也没听闻过。

  额...还以为小姐不问了,“只是....二公子外祖风家的一处产业在淮安。”

  这么说,这云二公子到淮安,就是有目的的,冲着梅先生?应该不是,梅先生也只是在这淮安小住一段时间,那二公子看着,可不像是为学问不远而来的。

  本来,人家来的目的,也与她无关,可今日,他登门找上五弟,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先看看,“在外头不管,进了林府便让小双稍加盯着点。”

  “是!”大双纳闷,那二公子有什么好盯的。

  “你家公子,近来没信?”问完,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若有消息,大双绝不会瞒着。

  只是,静候太久了,马上春闱,老太爷就会有动静,可能,入京都的日子,会比半年之约提前一点。

  小姐终于记起主子了,可是...真的没信,大双摇了摇头。

  林霜语也不再说什么,不着急,沉寂了这么些天,总会有动静的,对她来说,与她交易的是那位公子,并非什么太子。

  老太爷得知云胤杰等人去乾院找小五,还是有些诧异的,只是他年纪摆在这,不好自己去,想着老大家是个妥帖的,应该没什么事。

  那云家二公子和罗老家的孩子,第一天进府,他就见过了,身上随意露出的气度,都不是自家几个孙子可以比的,到底是出身贵胄之家。

  听闻,两个都是常年在外走动的,见多识广,不行,窝在这淮安久了,以前是没见着这些后生不知道,现在才知道,环境对孩子们的影响渐渐就显出来了。

  可要说环境,那聂家也是淮安养大的,可看着,就比自家几个稳重大气许多,哎!

  “老太爷,洛大夫来了。”

  “哦,快请进来,世同啊,还是你去看看吧,老大家毕竟是个女流之辈,有些事怕不方便。”

  老太爷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我这就去。”林总管应下匆匆而去。

  洛大夫是年后第一次上门,该是大房请的,莫不是小五不太好?也没听说啊。

  “老太爷,有些日子不见,给您问安了。”

  两人一番客气,老太爷请人洛坐,东福上了茶便退了出去,每次老太爷与洛大夫说五少爷的病,都不让人在场。

  “洛大夫来,可是为小五的身子?”

  “正是,老太爷这,洛某就不客套了,是这样....”

  洛大夫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老太爷一向爱重五少爷,这换方子是大事,瞒着大太太是情非得已,老太爷这,他的说个明白。

  “阡陌之症?”老太爷像听了天书一样,大丫头诊的病?

  就如洛大夫期初听后的反应一样。

  “没错,实不相瞒,洛某不才,也是第一次听闻,不过,大小姐绝非胡言乱语之辈,且在下再三询问过,大小姐的确是精通医术!所以...”

  换与不换,还是老太爷定夺吧。

  ------题外话------

  想过情人节~~有让调XI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