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0102章两套疗法

作品:我的暗恋有点甜|作者:白梦瑶1|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08:52:35|下载:我的暗恋有点甜TXT下载
  当然,李伟军和吴慧迪不是孩子,他们当然明白亲属是不能进入手术室的,不管对亲人有多么地不舍。

  李嘉楠被推进入以后,手术室门顶立马亮起了三个鲜红的大字“手术中”。

  此情此景,和三年前子豪与父亲徐天明的情景是那么地相似。

  手术中,这简单而又平常的三个字,在旁人看来是那么地普通。可是,当亲人躺在手术室中时,外面的亲人又怎么能放心。他们坐立不安,度秒如日,那种感受,丝毫不亚于煎熬。

  李伟军在手术室外面的走廊里过来过去地走着,吴慧迪抱着熟睡的儿子佳轩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可是,不论是李伟军,还是吴慧迪都面带愁容。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手术在一点一滴地进行。随着时间的推进,手术也变得越来越难做。

  在专家会诊中,专家们提出了两个方案,而第二个方案则是万不得已时的保命措施。

  专家指出,李嘉楠的腿部被废墟压的厉害,有些神经也遭到损伤,还有一些骨头,有粉碎性的可能。

  但没有割破上皮,一切都是未知数。所以,为保险起见,专家组提到了截肢。只不过,他们有信心加入钢板,让那个第二措施无用武之地。

  当然,任何一个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更何况像嘉楠这样的手术。此外,做任何一个手术,都是需要家属签字的。

  会诊结束,主刀医生叫来嘉楠的爸爸妈妈,跟她说明了情况。

  听到医生这么说,吴慧迪哭了,哭的一塌糊涂,嘴里不停地说道:“我可怜的孩子!”

  但李嘉楠还没有满十八岁,李伟军正是她的监护人。

  李伟军听到医生这么说,他的脸上满是忧愁,不知道该怎么替嘉楠做这个决定。毕竟嘉楠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的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敢轻易做决定。

  幸亏医生让李伟军想两个小时,而这两个小时对于李伟军来说简直有度日如年的感觉。他平时不抽烟,而这两个小时,他却整整抽了两包烟。

  两小时过后,李伟军对嘉楠说道:“医生,这孩子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我们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十几年前,我和她养母去领结婚证的路上捡到了她,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她的亲生父母,所以我们就收养了她!”

  医生听李伟军这么说,他非常感动,但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李伟军继续说道:“我不敢轻易为孩子做决定,但医生我求求你,一定要用第一种疗法。不到万不得已,我求你们一定不要采用第二种疗法!”

  医生点点头,郑重地握住李伟军的手,说道:“会的,会的,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

  手术室中,那主刀医师准备嘉楠双腿的上皮割破,当他割破一条腿的那一瞬间,她呆住了。

  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啊,她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么重的伤她是怎么忍受的?她是一个女孩啊。

  原来,割开上皮以后,眼前的一幕真的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根据医生经验,一般情况下,腿部肌肉割开时,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面齐整的“肉块”,就像一块砖。

  可是,此刻眼前的这是什么啊。这简直就是将搜放入搅肉机里搅过一般。

  主刀医生看着她,他流泪了。

  此刻,医生脑海里立马闪过一个想法:第一疗法不行了,只能启动第二疗法了。只是,可怜的孩子,她还这么小,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要是失去了双腿,她以后该怎么活啊?

  只不过,医生被人称作是“白衣天使”。但还有一句话,有人这么说过,手术医生是心狠的,他们会眼睛都不眨的往人身上下刀子。确实,作为一名医生,对于病重,重伤的病人,他们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接着,主刀医生立马命令道:“情况有变,第一疗法取消,准备第二疗法!”

  主刀医生说着话的时候,心里非常难受,因为在手术前他从李伟军口中得知了这孩子的一切。这孩子已经够可怜了,她从小就成了弃婴,没有亲生父母。可是,第二种疗法才是她的保命疗法,如果继续采用第一疗法,嘉楠的双腿也不会痊愈,而会继续溃烂,甚至有影响上身的可能。如果到那个时候,恐怕不是失去双腿那么简单,搞不好还会失去生命。所以,为保命,他不得不采用第二疗法。

  万幸,在会诊时,他们讨论了第二疗法。

  “这?”

  “什么?”

  众人都听的很清楚,只是他们也都不愿意这女孩失去双腿,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可是,主刀医生哪里不会想到其他人的想法,他比其他人更加惋惜。只不过,在生命面前,一双退就略逊一筹了。

  “第一疗法不切实际,已经不是最佳疗法,快,准备第二疗法,不然,这孩子就会有生命危险!”

  “是!”

  “是!”

  手术助手是一个可爱的姑娘,她是一个名牌医科大学的实习生。她勤奋好学、待人和善,医院的同事都很喜欢她,尤其是他的师父,也就是此次手术的主刀医师。

  “助手,注意供血,一定要保持血液充盈!”

  “师父,这孩子的血型有些特殊,是熊猫血!”

  她的师父,主刀医师有些疑问,“手术这么紧急,你想说什么?”

  她非常好学,更心思敏捷,她说道:“师父,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觉得应该多备一些血!”

  师父还在不停地操作着,他听到徒弟说什么预感,他有些生气,“这是在手术啊,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还说什么你的预感,你一天在想些什么啊?”

  她有些难受,但并不是师父批评了她,她是在担心李嘉楠,她确实有种不好的预感,只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回来。

  “师父,我,我,我能不能自己做一次主?”她吞吞吐吐地说道。

  在师父心中,这实习生确实是一个好孩子,有独特的见解,在众多实习生中脱颖而出。

  “你想要做什么主?”

  “师父,我想我们应该熊猫血,这个女孩……”

  “你……”师父不知说什么,“好好好,你做主吧!”

  “谢谢师父!”她像师父鞠了一躬,接着拿起电话给医院血站打起了电话:“喂,请多准备一些熊猫血!”

  “什么?多准备?是手术出问题了吗?”

  “没有,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想我们应该多备一些!”

  “你说什么,手术正常,还要多准备血,何况还是熊猫血?”那边很生气,挂掉了电话。

  “师父,我去血站!”

  “去吧!”

  她走出了手术室。

  吴慧迪言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孩子她怎么样?”李伟军说着。

  “手术还在进行中,我这会有事出去一下!”她说道,但她没有给嘉楠父母说她的想法,以免让他们更加着急。

  “谢谢医生!”

  “谢谢医生!”

  她去了医院血站,嘉楠爸爸妈妈仍然待在手术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