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82章 可以,学到了【3/4】

作品: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作者:天际白|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2-14 17:32:07|下载:从此刻开始让世界感受痛苦TXT下载
  卡卡西和佐助回来的时候,鸣人刚止住笑意。

  “桌子怎么碎了?”佐助看了一眼房间里的碎片,奇怪道。

  “没事,小樱最近这不是在练怪力吗?刚才她没控制好,不小心拍碎的。”鸣人随口答道,状若无事发生。

  而后卷起一阵狂风,将房间里的残渣卷了出去。

  让服务员重新拿了一张桌子过来,这个时候佐助才和鸣人分享自己刚才得到的情报。

  “根据我在换金所打探到的消息,鼬上一次出现是在三天前,和他的搭档一起执行了一次刺杀任务,按照他最近的行进路线,现在应该是在林之国境内。”

  佐助拿出地图,在上面指指点点道。

  鸣人暗自让九喇嘛通过跟在鼬身边的影分身确认了一下,目标确实是和自己搭档鬼鲛一起在林之国执行任务的途中,这份情报的准确性还是很高的。

  都说忍界的地下换金所都是由黑绝在幕后掌控,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但是此刻鸣人却觉得有几分道理。

  一旁卡卡西嘴角抽了抽,这败家玩意儿,一小会儿功夫就花了五百万两。

  明明可以砍起码一半的价格,都不带还价的。

  佐助似乎是发现了卡卡西的不岔,微笑道:“卡卡西,你是不是在想我很败家,这个情报明明不值这么多钱?”

  卡卡西楞了一下,却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窗户被推开,又一个佐助翻窗而入,将一个封印卷轴丢给了佐助,然后炸成一团烟雾消失了。

  佐助打开封印卷轴,露出了其中存放的现金,得意笑道,“我们从换金所出来以后,有两个不怀好意的家伙跟了上来,他们的人头和身上的钱和装备加起来,一共有一千万。”

  卡卡西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愣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了几个字:“可以,学到了。”

  先是秀一波财大气粗,不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还勾了几个不知好歹的鱼儿过来送人头,这波不但情报白嫖了,还倒赚了五百万两。

  这让卡卡西瞬间有一种涨知识了的感觉。

  他也没觉得佐助这种随意杀人的行为哪里有问题。

  用一句不客气的话说,包括他卡卡西在内,任何一个从忍者学校毕业超过三个月以上的忍者,全杀了没一个无辜的。

  “哪里哪里,卡卡西老师平时教得好。”佐助谦虚的道。

  鸣人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商业互吹,询问道:“那么现在就向着林之国走?”

  佐助摇摇头道:“不,我现在有了新的想法,我们还是去宇智波以前的族地等,刚才我去拿赏金的时候,顺便接了几个叛忍的悬赏任务。

  我在任务之中不会掩饰自己的身份,还会暴露我的万花筒写轮眼。

  等到这个情报传出去,不管鼬是什么目的,他都会来找我的。”

  就像是佐助说的这样,不管鼬是为了得到佐助的万花筒写轮眼,还是因为有所苦衷,在得知佐助已经开眼以后,他都会来找佐助的。

  如果是前者,他会试图夺走佐助的眼睛。

  如果是后者,此刻的佐助也有了自保的实力,鼬也该将一切的真相告诉他。

  一旁,鸣人欣慰道:“佐助,你终于学会用脑子了。”

  “...”佐助无语。

  虽然鸣人是在夸他,但是佐助总觉得他是在阴阳怪气。

  “你们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把那几个叛忍的悬赏任务做了,三天以后,我会带你们去我宇智波以前的族地。”佐助话毕,结印分出几个影分身,分别跳出窗外离开了。

  看着向着几个方向离去的佐助,鸣人想了想,放弃了用飞雷神送他过去任务地点的念头。

  想来佐助是想要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完成这一次的复仇,所以在明知鸣人可以送他的时候,却没有要求他这么做。

  既然如此,鸣人也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卡卡西老师,来教我旗木刀术吧,听说你最近已经把刀术练的很厉害了,快来教教我。”鸣人收回目光,转头微笑对一边陷入沉思的卡卡西道。

  旗木刀术作为一套极为高级的忍体术,对于鸣人来说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以前没学是卡卡西也不会,现在既然他会了,那就学过来。

  虽然不一定会用,但是却也可以增加自己的知识储备。

  “好。”

  卡卡西愣了一下,紧接着却也没怎么犹豫的回答。

  鸣人本就是他的弟子,况且还帮了他很多,连那些珍贵的漩涡封印术都教给他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藏私的。

  而就在小樱在房间之中苦读书籍,鸣人跟着卡卡西在学习旗木刀术,佐助跑去做叛忍悬赏任务的时候。

  林之国,在一旁悠然看着自己的队友鬼鲛杀死任务目标的鼬眼神突然凌厉,视线投向了身前不远处的树木。

  “嘛嘛,不要紧张,是我,绝。”

  一半黑,一半白的阴阳人猪笼草身体从树木之中探出一半,口中说着话试图缓和气氛。

  “有事?”鼬冷声开口。

  “有人在地下换金所打探你的消息,最近两天还有人在各地用万花筒写轮眼杀人,好像是你的弟弟佐助,看起来他的天赋不比你要弱呢。”

  白绝笑嘻嘻的开口。

  “哦?是吗?我愚蠢的欧豆豆,终于到这一天了。”

  鼬冷笑,直接无视了一旁好奇看过来的搭档鬼鲛,和一旁特意过来传递消息的绝,径直离去。

  暗中,他开始通过自己的通灵兽,确认消息的真实性。

  看着远去的同伴,鬼鲛无奈的摊摊手,跟了上去。

  绝站在原地,注视着两个穿着黑底红云袍的人影接连离去,黑绝沉声道:“这对兄弟的决战,终于是要开始了吗?一个是十一岁开启万花筒写轮眼,一个是十四岁,虽然有所差距,但都是难得的天才。

  也不知道,他们兄弟两最后谁会获得胜利。”

  “阿飞也向着战场过去了,要防止有外人来阻止这场决斗的正常进行,至于谁胜谁负,等他们打过不就知道了,嘻嘻嘻。”白绝笑嘻嘻的。

  说话间,两人也是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