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消失的第六军团

作品:史上最强血脉|作者:皇小祥|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2-04 02:16:12|下载:史上最强血脉TXT下载
  “准备好了么?”

  “真的要这样做么?团长已经将大部分权力都交了出来,今天,还是少爷的生日。”

  “所以,他还有什么存在价值么?”

  “……”

  “动手!”

  嗖!一支黑色羽箭划破长空。

  撕裂空间中,黑色羽箭燃起黑色火焰,隐隐间化作一头梼杌,张大凶恶的嘴,用其锋利的獠牙向着某个位置的某个人刺去。

  坐落于回龙街道边的一座写有“张”字的府邸前,一个中年男人倒了下去。

  “啊……”惯性的日常生活来往着的人们,直到头一个发现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并瞧见一支贯穿他脑门的羽箭时,大声惊呼,哄散跑开。

  “团,团,是张团长!张团长被人刺杀了!”隐隐约约间,有人认出了倒在血泊中的中年男人,大声惊呼起来。

  似乎猜到了什么的附近居民,加快脚步回到自己家,偷偷的关上了门,还用各种桌子等将门给抵住。

  离事发地不到一里处,闻此身,一个穿着修身长裙的貌美女子脸色大变,手中提着的新鲜糕点掉落在地,拔出腰间的匕首,顿时一股强大气息从她的身上释放,对着旁边的约莫十岁左右的男孩嘱咐了一声:“小兮,快,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父亲!”男孩远远的望着前方倒在血泊中的男人,瞳孔放大,疯狂大叫。

  貌美女子拉住了男孩,年轻精致的脸蛋儿上,全是严肃与紧张,对着男孩,用带有命令的语气,大声喝道,“小兮,快跑,叔叔他可能已经……为什么他们会……能够在这里动手的只有……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会是你!”

  “我?”张兮猛的感觉自己身上汗毛竖起,如履针毡。凭着直觉,下意识的向某个方向望去。

  街的巷尾处,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个看不清样子黑色的影子手里正拿着一把模样怪异的特殊弓弩,他手中的弓弩抬起,一双鹰眼就像是正盯着一只猎物般的盯着张兮,不时泛着冰凉光芒与无尽寒意。

  “快跑,我去抓他!”貌美顺着张兮的目光看了去,也看到了那只“鹰”,掏出一个红色的铃铛晃了一下。

  特别的铃铛声响起,五道红色身影蹿出,单膝跪地在年轻女人面前,清一色的女声齐道:“尊主。”

  “保护少爷。”貌美女子下达命令,飞身向着前方奔去。

  “是!”五位带着肃杀气息的红衣女人接受命令,用自己的身体成五角形将张兮围在中央。

  “我家,家,家里,母亲!”张兮察觉到一丝不妙,他的父亲为什么会倒在门口?为什么今天他家府邸门口没有人把手?外面这么大动静,里面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有人出来支援?

  不好预感涌上心头。

  他扶着一位红衣贴身女人的腰肢,鼓起勇气,大起胆子正视倒在血泊中的父亲,推开自家的大门。

  “咕噜噜”

  张兮的十年生涯中,父亲总是缺席他的生日,但母亲从来不会缺席。每到生日,为了避免在家里等不回所期盼的父亲,母亲都会与周姐姐一起带着自己出去游玩,他见过不少湖,有黄色的,绿色的,蓝色的,白色的。

  这红色的,他是第一次见。

  浓浓的血腥味道让他浑身汗毛全竖,家里的一个又一个他眼熟的家丁侍女倒在地上,每个人的身体上都有一道很大的口子,鲜血顺着他们身上的口子不断的往外在溢,是被人故意在放血。

  “娘亲!”张兮顾不得脚下的血湖,他必须去确定自己的母亲是否还活着。即使只有十岁的他也已经有了答案,但他还是抱有一线希望。不到绝望,不放弃。

  “少爷,小心!”

  当张兮前脚刚踏入血湖中时,两只血手从湖中伸了出来,一左一右的抓住他的两只脚,用力的在把他往湖里拖。

  要不是张兮一手扶住了身旁红衣女人的腰肢,在第一时间也被红衣女人发现了动静抓住了他,他还真就被一把拖了下去。

  刷!刷!刷!刷!刷!

  五柄软剑抽了出来,带着凌厉同时向着那两只手斩去。

  鲜红的手放开重新没入湖中,鲜红的血液溅出,溅到张兮与红衣女人的身上到处都是,其中两个红衣女人不小心被溅到眼睛,视线受阻。

  “扑”“扑”

  两道鲜红身影从血湖中蹿出,手上脚上都带着锋利武器。

  五位红衣女人同时出剑。

  咻!咻!咻!咻!咻!

  数把红色银针从湖中飞出,以两道鲜红身影作掩护吸引注意力,成功的贴住五位红衣女人的身边。

  五位红衣女人同时一惊,身体护体弈气顷刻放出,试图阻止银针突破。

  头上跃起的两道鲜红身影,手上脚上两人八把刀向着她们插了下来,黑色弈气混合着鲜红血液显得格外诡异。

  两位红衣女人视线受阻,上有大敌下有暗器,权衡之下,她们将全力放在了应对上方的敌人。

  银针突破弈气防线,刺入两红衣女人体内。

  “不好!”她们红色面纱上的眼神一变,想立刻将信息传达给身边的同伴,她们却已经没办法再开口,双眼的瞳孔变得无神,手里格挡的姿势松开,转手将剑刺向邻近同伴身体。

  “你们……”又是两名红衣女人中招,直到倒下的那一刻,她们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少爷快跑!”仅剩的一名红衣女人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两名鲜红身影的八刀,用尽全身力气,将张兮再度推出府邸大门。

  “刺!”

  浑身沾着血,惊慌到不知所措的张兮被推出到大门口,却恰好看见貌美女子倒地的刹那。

  “周姐姐!不!”张兮大喝一声。

  父亲倒地,青梅竹马的周姐姐倒地,还有家里从小陪自己一起长大的家人们,以及他最挚爱的母亲……他的身体在癫动,他的双眼瞳孔变幻着非常规形状,仿佛有一只怪兽在其中咆哮,气息猛涨。

  如狼一般的目光,迅速锁定还在巷尾的那道黑影。

  那个黑影在感受到张兮气息猛然变化的刹那,将手里特殊弓弩随意一扔,转身就跑。

  “你逃不掉的!”张兮吼了两声给自己鼓劲,双脚在地上一蹬,身体化作一道闪影,几乎是眨眼间便到了黑影所在之地,地上的那把无箭弓弩已被他抄在略显稚嫩的手中。

  弓弩在手的那一刻,他便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没有箭,他也不需要箭,往地上一个急速翻滚,追到转角,托起弓弩,对准越来越小的那个黑影,一只小黑色的人脸怪物无箭矢的凝聚于弓弩之内,并随着张兮的愤怒,越变越大。

  他的瞳孔中泛着黑炎,虎牙仿佛增长了几分,就欲发射弓弩时,突然,他的汗毛猛的立起,是锁定自己的杀意。

  后面还有弓弩手!

  在感知到杀意的第一时间,张兮立刻转身,只见从远处那座山峰的山腰间,迎面飞来一只黑色箭矢,向着他,雷霆而来。

  “吼!”望着越变越大的黑色箭矢,还有那黑色梼杌嘴上越发放大的獠牙,张兮的瞳孔不由缩了又缩。

  躲,是来不及了。

  张兮的身体陷入停滞,但他的脑子却在飞快计算。

  从对面箭头的朝向角度,风力,以及飞来的轨迹,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击,举起自己手中的弓弩,对着袭来的黑色箭矢就是一射。“吼!”

  “咬!”两只梼杌在空中碰撞,撕咬在一起,很快,从张兮手里射出的黑炎梼杌咬断了黑色箭矢,势不可挡的向着箭矢射来的方向冲去。

  咻!黑炎梼杌化作一道流光,射了出去。

  山腰间,还没等讶异的黑衣人再次做出反应,黑炎流光便在瞬间到了他的面前。

  六道黑色爪印留在空中,黑衣人的身体,被分成六份。

  在得手时,张兮忽然调转弩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猛地射了一击,又是一只黑炎梼杌猛的蹿出,流光闪过,瞬间到达一个正要射击的弓弩手前,将他一口生吞。

  短短的五秒,潜力激发的张兮完全是凭借着本身体能,解决掉两个威胁。

  来不及松懈,他快速往回望去。

  街巷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黑影,消失了!

  叮叮叮叮叮。

  密密麻麻的铁甲马蹄声,铁甲卫队的脚步声传来,以一匹骑着通体乌黑,包括眼睛眼白都是乌黑,不注意看甚至都看不见眼睛所在的黑马将军领头,其他全副武装的黑甲士兵跟着齐跑到了张兮跟前,数不清的黑甲士兵不断涌出,将街头巷尾围的水泄不通。

  街道上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除了黑甲军队外,再无其他。

  数十个黑甲士兵来到张兮前,手里的长矛从四面八方指向了他。

  在张兮的身旁,一个如花年纪的貌美女子不知生死。

  “不是我。我怎么可能杀我父亲,还有我最喜欢的周姐姐!她是父亲的徒弟,从小,我们一起长大!她,她,她是我的目标,她还说会等我……”

  面对众多长矛尖头,张兮丢掉手中弓弩,略显苍白的为自己辩解着,他的辩解不是很有逻辑,可以说语无伦次,他的嘴唇极度干裂,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状态很是不好。

  与其说是辩解,还不如说他是在否定,否定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今天,明明是他十岁的生日,这是十年来父亲第一次有时间回家里陪自己过生日,还说以后都会陪自己过生日,要补偿曾经缺席自己的那些生日……

  “放下,放下,这位是团长的公子!”通体黑色的骏马上,黑甲将军慢悠悠的下马,走到张兮面前,取下头上的铁盔,脸上充满关心。“小兮,你还好吧?”

  “叔叔!”张兮看到黑甲将军时,所有防线崩溃,大哭起来。

  黑甲将军将他搂入怀中,高出好大一截的嘴角上微微起弧,一双鹰眼闪过冰凉光芒与无尽寒意,他轻轻抚摸着张兮的头,悠悠道:“从今天开始,阳辉再无第六军团。”

  张兮身体一怔,感觉不对就欲挣脱。

  “梼杌血脉,从此改名换姓。”

  五根泛着黑气的瘦长兽爪,插进张兮脖颈,强大的吸里拉扯着黑色火焰源源不断的从张兮身体中汇向兽爪主人。

  给读者的话:

  新书发布,完全不一样的新开始,请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