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六章 兄弟耶?

作品:无双庶子|作者:漫客1|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2-26 03:42:08|下载:无双庶子TXT下载
  按照规矩的话,李信这一次只是北上赴任,最多就是兵部的尚书或者侍郎来送一送他,但是他本身就是兵部尚书,兵部现在又在忙的不可开交,所以连兵部也没有来人送他。

  只有率军出征,才值得天子亲自相送。

  但是天子知道,李信这一次就是率军出征,所以他亲自来了。

  李信走到天子面前,作势就要跪下。

  “臣叩见陛下。”

  天子伸手扶住了李信,没有让他跪下去,摇头道:“长安你近来,与朕越发生分了,从前私下无人的时候,你不会行这些虚礼。”

  李信也没有强行跪下去,只是低声道:“从前是臣不懂事,现在做官做的时间长了,便知道了。”

  天子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结下去,开口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北边现在应该已经打起来了。”

  天子说的是云州城种家军,算算时间,种衡带着东西到云州城,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按照天子先前的布置,现在种家军应该已经跟宇文诸部碰过了。

  至于具体什么情况,因为交通不方便,消息还没有传回京城里来。

  李信垂手而立,沉声道:“陛下放心,臣曾经去云州城看过,云州军兵强马壮,比禁军还要强盛一些,他们与宇文诸部打起来,最坏的情况也就是追不上,不太可能战败。”

  整个大晋上下,都知道云州军就是种家军,哪怕是历代天子在称呼云州军的时候,有时候也会直接说是种家军,但是旁人在天子面前,却不太好直接提“种家军”三个字,毕竟从理论上来说,那是朝廷的军队,而不是种家的。

  直接说种家军,有挑拨离间之嫌。

  天子听到了李信这句话,脸上露出笑容。

  “听到长安你这句话,朕便放心多了。”

  “不过我大晋缺马,的确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天子转头看向李信,笑着说道:“长安你要去蓟门关赴任,估计要待上好几年的时间,那里再往北边一些就有几个不错的马场,以长安你的本事,能不能先给朕弄几个马场养马?”

  蓟门关以北,的确有几个不错的马场,但是除了蓟门关,就不算是大晋的国土了,很显然,天子说的马场,是宇文诸部的东西。

  靖安侯爷苦笑一声:“叶少保常驻蓟门关,尚且不敢轻易北进,臣不比叶少保强,不敢妄言。”

  说到这里,李信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臣北上之后,多半要跟宇文诸部打起来,到时候弄几个马场给陛下养马,也不是没有机会。”

  天子哈哈大笑。

  “有长安你这句话,用不了几年,我大晋的马就要翻一番。”

  从武皇帝一统天下之后,在几代名相的手笔之下,大晋在养马,育马以及驯马等方面,有一套还算严苛的马政,只不过苦于没有上好的马场,导致战马一直不多。

  一直到太康七年的年底,大晋全国上下的战马加在一起也就十五万匹,其中还有一大部分是已经没有办法上战场的老马。

  天子北望,也有其中的一部分原因。

  在这个时代,马儿意味着机动能力,战斗能力以及运输交通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战略物资。

  “陛下谬赞了。”

  李信态度谦恭,静静的站着。

  天子心情不错,直接开口说道:“前些日子,朕给了云州城三百万贯的东西,让他们跟宇文诸部动手,如今长安你也要北上领兵,朕不能亏待了你,有什么需要的,你只管与朕说,朕立刻让下面的人送到北边去。”

  李信低头道:“臣已经用兵部尚书的身份,从兵部库部司调了一些东西,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可以用一段时间,臣只求朝廷,将蓟门关镇北军的粮草送足,眼下马上入秋,很快就是冬天,最重要的就是要吃饱。”

  “这个是自然,朕会叮嘱户部去做。”

  说到这里,天子看了李信一眼,微笑道:“朕听说你前几天去兵部,不止是从库部司提东西那么简单,还狠狠捅了那些兵部官员们一刀,放了他们不少血。”

  李信眨了眨眼睛,脸上也露出笑容。

  “是钱笙钱胖子与陛下说的?”

  天子笑而不语。

  “这个胖子,管不住嘴,把兵部的家丑到处往外说。”

  靖安侯爷淡淡的说道:“臣从库部司提的东西,都是他们帐面上有的,他们给不出来就是他们自己的问题。”

  说着,他对天子低头道。

  “臣这几年虽然没有怎么管理兵部,但是怎么说也是兵部尚书,兵部内部出了这么大的缺漏,臣有失察之罪。”

  “陛下如果有心思,可以派御史台去兵部查一查,现在他们正在补这个亏空,一查就可以揪出来一大帮人。”

  这时候,倒不是李信出卖同事,而是那个钱胖子出卖了兵部的同僚,既然皇帝已经知道了,那么李信这个兵部尚书,只能顺水推舟自己请罪。

  天子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肯出血补上一点缺漏,已经很不容易了,也就是你李长安的本事,换了一个人到兵部去,想让这些人把吃进去的吐出来,就比登天还难了。”

  “本来在兵部换一批人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现在战事将起,兵部的人还是不宜调换,前线很多事情要靠他们运转。”

  太康天子微微一笑:“且等你从北边回来,再考虑要不要整肃兵部罢。”

  一个皇帝,想要知道下面的人在做什么,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毕竟身为皇帝,有很多像钱笙这样的人,愿意给他们当耳目。

  也就是说,许多天子都很清楚的知道,手底下这些大臣哪个贪了,哪个没贪,哪个贪得多,贪了多少,说不定都被整整齐齐的摆在天子的桌案上。

  只看天子愿不愿意追究而已。

  一般情况下,只要没有踩到线,没有得罪人,或者没有人弹劾,天子都是懒得管的。

  毕竟身为皇帝,职责是社稷安宁,天下太平,贪官不贪官的,那是御史台的事情,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君臣两个人说了一会话之后,李信看见城楼下的队伍已经集结完毕,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天子低头抱拳:“陛下,叶茂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再不走,一会儿便到中午,这一天也走不了多远了。”

  天子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李信的肩膀。

  “等长安你从北边回来,你我兄弟再好好说说话。”

  “到时候,朕请你喝酒。”

  李信深深弯腰。

  “臣,一定尽力,不负陛下所望,不负朝廷所望。”

  “大晋,将在太康朝鼎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