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大雪破庙卖炭翁

作品:无双庶子|作者:漫客1|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2-04 07:45:33|下载:无双庶子TXT下载
  冬天,从来都是老天爷收人性命的季节,有些富人到了年纪都熬不过冬天,穷苦人家更是难熬,而承德十七年的冬天,格外寒冷。

  此时风雪正急。

  ???“娃儿,冷不冷……”

  “舅公,我不冷……”

  外面下着漫天大雪,京城外的一间破庙里,穿的并不是很厚实的一老一少,正斜倚着破庙的矮墙,尽力的躲避着从四处吹过来的寒风,可惜的是,这间破庙四处漏风,无论怎么闪躲,总是会有凌冽的寒风吹到这一老一少两个人的身上。

  人在冷的时候,就会想家。

  少年人看起来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他被冻的浑身发抖,整个人不停的在打摆子,身体僵硬的扭着头看向老人,上下两个牙关在不停的打架。

  “舅…舅公,我…我想回家了。”

  少年人很费力的说完了这么一句话,用的是地道的永州方言。

  老人是他的舅公,也就是他娘亲的舅舅。

  老人也是勉强睁开眼睛,扭头看向少年,声音颤抖:“信儿……你…你娘没了,她临走之前让我带你来京城寻你父亲,以后这京城就是你的家…”

  两个人都不是结巴,可是因为极为寒冷的原因,说话都是磕磕巴巴的,好半天才能勉强说完一句话。

  少年人名叫李信,今年十五岁,今年年中的时候母亲因病走了,直到临走之前,这个被人骂了十几年“贱妇”的女人才把李信的身世吐露出来,说李信是京城平南侯李慎的儿子,又让自己的舅舅带着李信来京城寻亲。

  想到这里,少年勉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那块雪白的玉佩,玉佩上刻着一个“慎”字,这是母亲交给他的信物,要他带着这个玉牌,进京来寻找父亲。

  少年人咬了咬牙,把玉佩收进怀里,眼中隐隐含着泪水。

  “可……我们昨天去那个……候府。”

  李信说话断断续续,单薄的嘴唇几乎被他咬出了血。

  “那个候府里的人……也骂我……野种。”

  之前的十多年里,李信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母亲被人骂了十几年贱妇,他自然被人骂了十几年野种,长大之后,他没有少为此跟别人打架,后来母亲干脆带他搬进的深山里,母子两个人都很少再跟外人接触。

  这么一个被人骂了十几年的少年,这一次进京来,本来是怀着希望来的,他想见一见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子,问一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来看望自己还有母亲。

  可是,当他与舅公敲响平南候府大门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两个冰冷的字。

  “野种。”

  这两个字,李信听了十几年,本来他都渐渐习惯了,可是这两个字在李家人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格外刺耳。

  舅公艰难的眨了眨眼睛,整个人蜷缩了起来,把李信抱在怀里,声音低微:“你爹呀,他在外出征,不知道你来了,等他从外面回来了,自然会来认你,到时候,你的苦日子就到头咯。”

  老人一边说,一边从腰里取出一个小木壶,递到李信嘴边。

  “来,张开嘴喝一口,天太寒了,喝一口暖暖身子。”

  这个木头制成的小壶里,装的是混浊无比的烈酒,是老人从永州一路带到京城来的。

  李信摇了摇头,整个人缩在老人怀里:“舅公……你喝吧,信儿不冷。”

  舅公面容苍老,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把木壶里仅剩的一点劣酒,倒进了李信的嘴里。

  李信身子暖和了一些,身体在老人怀里缩了缩,隐隐带着哭腔:“舅公,我不想在京城,咱们明天就回永州去好不好…这里好冷……”

  永州在南,京城在北,相比较来说,京城的冬天,要更加难熬一些。

  老人心里也有些难过,他拍了拍李信的后背,声音微弱:“好……明天……我们就回永州去。”

  寒风再度吹来,两个人都缩了缩身子。

  外面风雪正急,大雪封住了所有的道路,注定了这一老一少,永远都没办法回到永州去了。

  因为在这个寒冬夜,他们两个人,都冻死在了这破庙里。

  ………………………………………………

  嘶……好冷…

  李信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唯一的感觉就是刺骨的冷。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漫天的白色。

  奇怪……

  记忆中,自己昨天晚上在跟那些小王八蛋们一起喝酒,然后被几个王八蛋给灌醉了,倒在地上就睡了过去,怎么一觉醒来……这么冷?

  很快,刺骨的寒意就让李信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环顾了一下左右,漫天都是白色。

  见鬼了,昨天晚上还是夏天来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老人,老人像是把自己紧紧搂在怀里的样子,不过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毫无生机的青灰色,显然是已经死去多时了。

  李信踉踉跄跄从地上站了起来,才勉强辨认清楚,这里是一间破庙的样子,破庙里没有别的东西,就只有一些已经残破的神像,还有一些杂乱的稻草。

  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娘的,这些小王八蛋整老子?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在他脑海里闪过,他就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倒在地上,人事不醒。

  他太虚弱了。

  人对抗寒冷,是需要消耗自己的热量的,现在的他,身体已经撑到了极点。

  于是李信很干脆的昏了过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破庙门口,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推着一个独轮车,领着一个同样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女孩,路过了这间破庙。

  这也是一对老小,老人家大概六七十岁的样子,小女孩看起来还小,最多也就五六岁左右。

  不过与李信不同的是,这个老人和小女孩,浑身都沾满了黑灰,尤其是老人,双手几乎变成了漆黑色,十指的指甲缝里,满是黑色的煤灰。

  很显然,他们是以卖碳为生的。

  冬天太冷了,城里的老爷们可不会用身体里的热量硬抗,他们会在家里摆上一个个漂亮的火炉,然后在火炉里丢上几块碳,整个房间里便会变得温暖如春。

  这个时代的碳,大多都是木炭。

  木炭是需要人烧出来的,因此就有了伐柴烧炭这个职业,在冬天里上山砍树,再烧成碳卖给城里的老爷们。

  不过这个职业,如果你只能烧出来普通的木炭,那也只能挣一口活命钱而已,连温饱也不能,更别提大富大贵了。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碳贱愿天寒,说的便是他们。

  此时已经是下午,一老一少路过破庙门口,那个小女孩突然停住脚步,指了指倒在破庙里的基因,脆生生的说道:“阿翁,庙里有个人……”

  老人停下脚步,把独轮车放在一边,然后抱着小女孩走进了破庙,看到倒在地上,眉目还算俊朗的李信以后,老人家弯下身子,把漆黑的手在李信的鼻子下面探了探,确认李信还有呼吸之后,这个卖炭翁幽幽叹了口气,声音苍老:“也是个可怜孩子,这大寒天的,倒在这里可就没了活路了。”

  说着,他弯着身子,走到破庙门口,把独轮车推了进来,然后颇为费力的把李信搬上了独轮车。

  还好李信很是瘦弱,不然他还真搬不动这个少年人。